从统一狮迷角度来还原王鸿程拉弓事件始末

2019/06 16 23:06

2019/06/12在台南主场我们一同见证了历史,因为这场中信对统一的比赛历时5小时13分,打破了联盟九局(不中断)的最长比赛时间,然而绝大多数的球迷,都没有把焦点放在这个纪录上,原因就是六局下的这起「王鸿程拉弓事件」。

首先,虽然我在标题说过「从统一狮迷角度」,但我仍然会尽量保持中立的立场,不会睁眼说瞎话,也不会自己脑补剧情,一切以有拍到的画面,或者是以有新闻媒体报导出来的内容来了解​​。

接下来我们来讨论这场比赛,前三局原本由统一狮队取得6:0的大幅度领先,但第四局开始在林智胜的全垒打带动下,双方互有来往,直到六局上中信兄弟的进攻结束后,两队是以8:9进入到六局下半,此时中信兄弟换上第五任中继投手,王鸿程。

面对杨家维连续四个坏球保送之后,统一狮队后段棒次发挥韧性,形成一、二垒有人两出局的局面,轮到第一棒陈重羽上场打击,说时迟那时快,王鸿程面对陈重羽的第一颗球就是他本日的最快球速「151公里」,直朝着陈重羽的头部窜去。

在这颗火球投出后,陈重羽拎着棒子往旁边走了几步,双眼怒目瞪着王鸿程,也因为这是一个暴投,所以王鸿程在冲向本垒补位的时候,边往前走边说了一句极具争议的话:

跨煞小啊

这是第一个争议点,只看电视转播的话会发现王鸿程有讲话,但听不清楚是什么,嘴型感觉是这具但又怕是我误会了,所以我非常认真地找了Youtube上的影片重复回拨来看,我得到的结果依旧是:

跨煞小啊

后面接着说的话就比较明显了,「跨煞」「跨煞」至少喊了两次,好先到这边,从影片我们都只有看到镜头take王鸿程的反应,完全看不出陈重羽后续有没有说了什么,甚至是做了什么,我只知道的是王鸿程讲完这句话之后,陈重羽没有拿着棒子冲下去对质已经是,脾气不错了。

第一阶段的冲突就到这边为止,虽然说一度到板凳清空的状况,但好在除了球员本人之外,双方球员及教练团都相当理智,包括甘蔗与柏纳、恰恰与陈瑞昌都出来叙叙旧、拍拍背,一触即发的火爆场面也就冷静了下来。

回到场上,在暴投过后变成二、三垒有人两出局的局面,一分差的情况下统一狮队仍然有追加分数的机会,那我们继续来看这个投打对决,你会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。

在冲突过后,王鸿程面对陈重羽投的每一颗球都是直球,从第一球的151开始,分别是149、147、147、149、147,而且几乎都是同一个位置,在这里可以感受得出来,他非常想要透过「直球对决」来解决掉陈重羽,也说明了他真的是一个「斗志高昂」的选手。

而在最后一球让陈重羽站着不动被主审拉弓之后,王鸿程也在走下投手丘之后,朝着休息室痛快地拉了一个弓箭,这还不打紧,他老兄还非得要转头往狮队的方向吆喝,想当然尔这完全是造成二次冲突的原因,只见从画面上看到统一狮队冲出来的不是陈重羽,而是郭俊佑。

这里有两个问题,王鸿程吆喝了什么?还有陈重羽呢?第一个问题我在当下的画面没有看到,但就在转播画面进广告前的重播时,从王鸿程的唇语我又读出来了,真的不难,因为又是这句:

跨煞、跨煞

我人不在现场,画面又没有照到他当下到底在跟谁讲这局,但我确定的是转播照到的陈重羽,人是默默走回休息室的,也就是说这场大乱斗已经转变成是「王鸿程VS统一狮队教练团了」,从转播中不时也传出各种我已经分不出是哪边球迷讲的脏话。

此时王鸿程已经被主审驱逐出场了,虽然火气还是很大,不过上来制止他的已经不是统一狮队的任何人了,而是自家的两个教练陈江和与陈智弘,第一个画面可以看到,在吴东融第一时间拉住王鸿程之后,陈江和紧接着冲上来把王鸿程一直看向狮队的身体整个推回去,然后自己上去继续扮演拒马的角色。

而陈智弘呢?他则是在王鸿程步入休息室后,霸气地对着他说:

--转载请注明: http://www.138blog.com/201

发表回复

(必填)